公告:防屏蔽导航网站:https://23lu.xyz/?douse898
防屏蔽邮箱:scjiuuqx@gmail.com 找不到本站的用户请发邮件获取最新地址
最新防屏蔽域名:Douse2.com、douse1.com、Douse5.com、Douse6.com
    LOADING...
LOADING...
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禁忌  »  [在农村鸡鸣声中,背着外公与将肉棒挺进母亲的肉穴]作者senlon

[在农村鸡鸣声中,背着外公与将肉棒挺进母亲的肉穴]作者senlon




      在农村鸡鸣声中,背着外公与将肉棒挺进母亲的肉穴


作者:senlongmm
字数:0.7万
2010/9/15发表于:伊莉讨论区

  在农村鸡鸣声中,背着外公与将肉棒挺进母亲的肉穴

  在我国一那年的暑假,老爸因为从五楼高的鹰架上面摔下来,从此天人永隔。

  丧礼时母亲眼泪如珍珠般的滚滚掉落,顿时家中经济失去依靠,从台北搬回
嘉义娘家,跟着外公外婆一起住,虽然衣食无缺、生活暇逸,不过当时我真不懂
事,从一个繁荣的台北都市,要甚么有甚么,晚上随便走都有7- 11,而现在
到这满是田地的农村,只剩杂货店陪伴你,还不开发票,真想去便利商店,踩着
脚踏车也要两小时才会到。

  所以我刚转校到嘉义这,很不适应,所以没多少朋友,变得越来越冷漠,只
有敢跟母亲谈心。直到今年高三考上台北的国立大学,终於苦尽甘来、上天眷顾,
让我顿时成了村里大家的话题,让外公外婆都满面春风、好不得意。而母亲见我
今年暑假结束后,就一要人独自北上台北,虽是快乐、但也担心。我把申请成功
的入学单送给母亲,母亲乐的说要在暑假好好给我补补身子,免得回去台北那潮
湿之地,容易染上风寒,我笑着说「大家一起吃就好了,母亲开心、外公外婆开
心,我当然也开心」。

  刚到嘉义老家时,是标准三合院,没第四台、没电脑、没冷气,只有一片黄
澄澄的稻米,和一片又一片的田地。母亲初来时,忍着丧夫之痛,先让外公介绍
去养鸡场当工人,甚么清鸡舍、采鸡蛋,甚至还去放山鸡,劳力天天做,每次回
家洗完澡都很晚了,我都会特地起来等着母亲,跟她晚安,这是我从小在台北就
有的习惯,而母亲从不跟我说过一个苦字,而我却了解母亲的疲劳,常常晚上替
她按摩筋骨、纾解压力。

  当时刚上高中,开始适应了生活,青少年时期,大家班上都传A漫、要不然
就A片,还有A书。而我那群猪狗朋友,在考上大学后,朋友上课时塞了本书给
我,还对我眨眨眼的说「这书很nice喔~ 哈哈,住你考上好大学」,我看了
一下书名,叫做「人间不能说的情事」,好像是本小说。晚上看完书后无聊翻了
翻,因为乡下生活大家很早就熄灯而睡,而替母亲按摩完间肩膀,便叫我别太晚
睡,独自回房休息。在台北晚睡的习惯,改不了,搞得我现在晚上十二点睡,白
天照样五点半起床帮外公整理田事后,才赶着上学。

  想说大家熄灯了,我就拉了一只藤椅,坐在庭院外的大路灯下,翻着朋友塞
给我的书,看前几篇发现竟然是一本A书,看的我性欲难奈、欲火旺盛,里面是
一小段一小段的故事,都是讲些偷情的,要不就是强迫、淫奸、调教、威逼各种
剧情应有尽有,每篇故事个成一章,当我看完前两章后,分别是第一篇讲述一个
秘书被老板调教、第二篇则是迷奸,我在学校没交女朋友,这几年来光是认真念
书还有帮忙家庭琐事,就让我没心思想这种东西,顶多就去朋友家看看A片,回
加趁没人自己手淫结束,次数说不上少,但不频繁。

  当我看完两章后便口舌干燥、喉头好像有一把火,而肉棒在内裤里胀挺。我
赶紧去洗把冷水醒醒脸,回来书拿了打算明天拿去还,不看了,谁知正好书本从
手里掉落而翻开,我弯腰捡起不小心看到一个标题,让我又坐下藤椅继续观看。
故事冗长截取一段,是这样说的:那年冬天,我在床上不停的呻吟,整个身子被
儿子的肉棒操的如生如死,而我一在的纵容儿子对我的侵犯,无论在家被捏乳揉
臀,出外在公车上趁没乘客握着儿子的肉棒套弄,深怕被别人看到。我不该答应
儿子的要求,不该因为他说准备考试压力过大,需要母亲用双手替她搓揉至射精。

  而我天真的以为,只要容忍儿子这半年来的准备考试的日子,等他考上离家
了,就不会继续对我有非分之想。那知道我错了,先是手淫,后来越来越大胆,
帮他套弄肉棒过程中,还要应允她的要求,无论是身穿露胸衬衫,脚穿超短热裤,
腿套带扣吊带袜,在这文明的都市公寓里,我竟跟儿子发生这乱伦关析,到最后
大考当前,被强逼口交、乳交,一丝不挂全裸在床上,任由儿子玩弄爱抚,甚至
六九式,口吸那炙烫阳具,而自己最私密的肉穴被儿子舔的淫水直流。

  还好为人母亲,我守住最后的的自尊,私处决不允许抽差,我苦苦哀求儿子
别在这么做了,而他只会拿考试当藉口,跟我玩着一次又一次的危险性游戏,最
大胆的是在百货公司的换衣间里. 那天服饰店人少,儿子要我穿了件中国改良旗
袍,旁边的小姐还曾赞我身材保的体,脸上肌肤吹弹可破,而我在换衣间里的试
穿,背后有条隐型拉炼,店员说可以进去帮忙拉,而儿子却自告奋勇的说要帮忙,
让那店员不停称赞我有个孝顺乖儿子,如果他知道儿子在更衣间里对我掏出阴茎,
要我吹舔吸允,在镜子面前我丰满的乳房被捏的变型,儿子的肉棒顶的我屁股晃
动,龟头上的分泌物把臀上旗袍给弄脏。

  最后开至大腿的窄裙,被儿子一把掀开,还要我双手将裙子提着,让他从小
腿舔到大腿,在要我跨坐台上,将整颗头埋进我的私处,又吸又舔,手指还不停
捏揉阴蒂,让我面红如霞、红润绯面,肉穴里的刺激整整让我双腿一夹,扣在儿
子肩膀上,久久不能自我。儿子将我压向墙壁,将阳具顶住阴户,我连扭动屁股,
急着小声说「不行,你答应我……的」,这个的字还没出口,儿子就环抱我腹部,
将肉棒大力由下往上灌入,肉穴许多年没有被粗大阳具顶入,如今这么大力的深
入,直接顶到子宫颈,让我吃疼的叫了一惨声,好在儿子早一步将手摀住我口鼻,
才呜呜两声,就气喘吁吁。

  儿子先让那阳具停在洞里,黏呼呼的肉必紧吸着肉棒,而这刺激让肉棒越来
越硬,反而将嫩穴撑更大。听到儿子在后头的咽水声,知道这是儿子想了整整半
年的蜜壶,这些日子以来只能靠其他部为让他快活,如今被儿子逮了个机会,在
这更衣室里里强插母亲,我想到这么,顿是眼眶红了起来,想要说甚么,却在喉
头一字也说不出。突然一个拍击声,痛的我转头看我儿子,一道火辣辣的手印打
在我那雪白屁股上,痛的我眉头一奏,含泪带泣的开始啜泣,此时儿子开始抽动,
而小穴也适应了这挺粗挺硬屌,随着不停的啪啪声,我从啜泣渐渐开始变成闷吭。

  这时儿子将我肉臀在往后一托,形成屁股噘高,而手臂根本碰不到墙壁,我
只好弯腰用手指苦撑地板,而屁股上的臀浪撞击,让我一下挺腰想手扶墙壁,快
摸到时,又被儿子用力往后拉,不想让我轻松,这么上身一下上一下下,整个阴
道也随着一夹,让儿子带着欺凌的眼神,视奸着我,最后我受不了了,只好双手
独自往后抓住儿子的手臂,而他双手托住我的胯骨,从镜中看到就像一个V字型,
单然左为抽差的肉棒,右为痛苦难耐的母亲。

  不知为何,在十五分锺过去,我的羞耻心逐渐被肉棒给撞到脑后,身体最自
然的原始反应,阴户口的淫水欲滴、汁液尽流,而我竟发出阵阵呻吟浪声,随着
腰间而摆动屁股,最后被压在台上,儿子一个扭捏肉臀,同时间大力撞击,把肉
棒拔出,将酥软的我放倒做在地上,还在头晕眼花中,突然下巴嘴唇背手掌固定,
而我那朱口则背手指挤成一个吸嘴圈,当我眼睛才刚挣开清楚时,一根肉棒硬是
从我柔软的蜜唇,灌进牙关,塞入温暖口腔,滑过满是细小颗粒表面的灵舌,感
觉到喉头有个硕大的软物,射出一股非常火热的浓稠白精,我望着儿子脸庞。

  而儿子头部朝天,左手固定下巴、右手五抓固定我的头顶。当肉棒在我口中
渐渐的抖动停止后,只听到儿子发出「呼~ 呼~ 呼」的长呼吸,才把双手放开,
我口中尽是那腥臭精液肉棒的味道,口中残存的一点精液被我吐在角落,让我呛
了一点,干咳几声,鼻腔喉头呼出的气都是浓浓腥味。此时儿子将半软肉棒,从
我脸上划了下去,龟头上的残精在我脸上涂成一条透明液体,儿子刚包皮撑开挤
出龟头,要我好好吸允干净,我只能照做,而起身时,地上尽是淫水四液,而台
上的淫液分泌物还有点干掉,我赶紧将脸上精液擦干净,那件满是体液的旗袍只
好挂在墙边,被儿子拉着玉手,快步离去。

  上了大学后,以为可以摆脱这样的恶梦,却被丈夫交代北上跟儿子租公寓住
个几年,他要去东南亚出远航,没办法照顾我们。而在送行那天,丈夫还拍拍儿
子肩膀要他好好照顾我,不可让我出来一点意外,儿子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
妈的,两字照顾说出时,还偷偷摸了我肉臀一把,我心中既是无奈,又是莫可奈
何。如今在台北的一年后,每晚我都替儿子服侍房事,犹如他是我第二个老公,
只不过是个更年轻的欲火,将我在床上操的大声发浪,不知情的邻居还以为我丈
夫把我搞的高潮连连,那知竟是自己的儿子,用那硬挺的肉棒,将我征服在他身
旁,成为他每每发泄的淫荡美母,白天尽为人母,晚上则成为儿子的女人。

  这段往事不堪回首,乱伦之事、母子相奸,我的身体早在第一次帮儿子打出
那浓精时,便已经成为他往后的女人。故事到此告一段落,我看完后给我很大的
冲击,久久不能自我,没想到乱伦这种事,竟然被描写得活灵活现,那天晚上我
做了个梦,梦到我是那奸淫儿子,而母亲成为那可怜的美人儿,让我在鸡鸣刚啼
起时,就被吓醒,流了一身冷汗,而我裤裆里的肉棒,却是怎么也消不下了。

  我蹑手蹑脚的经过母亲闺房,看到母亲还在沉睡,因为夏天很热,母亲也不
盖凉被,躺在竹蓆上,那破旧的电风扇不停的兹喀滋喀作响,掩盖我的脚步声。
母亲穿着背心,和一件三角棉布内裤,白色的,腰边一圈碎花,而背心是一件轻
薄白色的传统棉线衣,棉线条没在胸前,反而在左右两侧,各有四条棉绳,交叉
互拉着,让前后两片薄质布料贴於胸前,而在电风扇下的吹弄,把背心下缘吹的
整件冗起,风从下面衣摆网胸口吹出,母亲则平躺在床上,那双手则至於两侧。

  我强压股间欲火,偷偷蹲在床缘,从那背心下方偷看母亲的乳球,此时天色
已经明亮,虽没像中午照的那么清楚,但也让我把那南半球型的乳根,看的一清
二楚。我将手置於母亲小腿上,偷偷的一路摸到大腿内侧,颤抖的手指亲压那阴
户,我将脸探近,仔细看个清楚,那肥美的外阴唇把三角雪白内裤微微撑起,形
成一个小丘。鼻头一探,一股私处的骚味,更令我肉棒跳动。

  从没想过母亲身材竟是如此娇好,可能是劳力工作者,虽然皮肤有点黑,手
掌和脚掌有结茧,不过结时没有赘肉的身材,让我更是看的眼睛发直,我将双手
从侧面棉线缝中,轻轻的拨动乳根,母亲的乳房丰满圆润,雪白的乳根还散出一
股淡淡的乳香,我亲吻那侧面乳房,将背心网中间拉,露出枣红色乳头,我看母
亲鼻息沉重,应该还没醒。就更大胆的伸出舌头,吸允乳头,发现奶头竟然明显
硬起,变成一颗紫葡萄,我干脆双手从背心下面,来个双龙探珠,手掌覆盖的乳
球,让我兴奋莫名。

  我轻柔的掐挤,在背心里我甚么也看不到,只能自行想像,我跨在母亲腰上,
屁股悬空,看那内裤私裤的肉穴,干脆将肉棒掏出,往下一压,沿着内裤滑塞近
母亲那股起的小丘挤紧大腿内侧,形成一种包覆肉棒的姿势,隔着内裤敢到肉穴
里的温度,我将背心轻轻往上了起,动作放轻,看那母亲鲜嫩娇唇,偷偷的亲了
一口,在亲玉颈,身出舌头从耳后舔到右边香肩,母亲的锁骨很漂亮。这时我突
然发现母亲的眉头深锁,呼吸急促变重,而我手中的梨型丰乳不停的上下起伏,
而大腿早已经弯曲,并且夹紧,我的肉棒因为大腿放开,所以龟头顶住内裤里的
鼓起的阴户,被我往上一挤一刮,母亲竟然娇喘一声。

  吓的我连忙下床,满脸红通通的跑回床上,心脏不停的跳动,心想难到母亲
早已经发现,却不说。我握着肉棒,想像刚刚的母亲身体的一切,才套弄没几下,
打了个哆嗦,射的墙上都是精液,我看那精液缓缓流下,不发一语。吃早餐时母
亲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异状,只有我低头吃饭,下课后回家在走廊上遇到
母亲,却尴尬起来,母亲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头低低的,要我今晚在到她房里,
她有话跟我说。

  我等着晚上的责骂,战战兢兢的轻敲房门,只见母亲一身便服,说道「过来
替我揉揉背吧」,我按摩母亲肩膀,母亲要我解释早上的事情,我只要一边按摩
一五一时全说了,母亲笑了个笑说「你那本书我看过了,放在藤椅上被外公看道
怎办?」,母亲跟我解释乱伦,说那些都是小说,别太相信。我点头如捣蒜,不
停的说是,我按了肩膀十分锺后,母亲整个人放松昏沉沉的,我不停的挤弄上衣
衣领,眼睛看着那对乳沟,下体却又不争气的硬了。

  当我手越来越不安分,在母亲背后用拇指点压,不停的重点挤压穴位,弄得
母亲不停的哀哀叫,享受我的按摩。我偷偷的将四只往腋下伸出去,说要掐捏穴
位,其实四指指头却压着乳根,不挺的撮弄侧乳。我一开始是先若有似无的碰了
个碰,接下见母亲没阻止,越来越大胆,到最后竟然手掌捧住侧乳乳根,享受乳
球给我手掌的快感,当我沉溺在这之中,母亲突然将手肘往下夹紧,不让我双手
继续玩弄。转头杏眼目瞪,大声说「不是说听话了,怎又不乖了」,我将炙烫肉
棒贴在母亲的美背上,把头靠在母亲肩上,难过得哭了。

  母亲转过来搂着我,让我把脸贴在丰满乳房上,柔声道「到底怎么回事,我
个乖儿甚么时候变成这样子?」,我哭是真,理由是假,胡口掰了个说「国中时
父亲离我而去,而现在我要北上,又要离开母亲,对母亲的思念,想到这件事就
不小心哭了」。母亲松了个眉头,拍拍我的背,说「傻孩子,母亲有空回上去看
你阿」,我见母亲因为这样心情转好,马上说「可是我在台北一个人寂寞,母亲
也一个人在这里,我担心母亲安危,母亲答应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此
时母亲乐的整个把我压在床上,俏皮的脸容真是可爱,母亲伸出白净玉指,搔我
的腰间的痒,我耐不住痒在床上就把母亲双足抬高,搔母亲脚底板,母亲痒的左
扭又扭,校的哭讨求饶。

  这时我抬起母亲的玉腿,母亲腿上的短裤宽松无比,我从裤缝中看见一只肉
缝,母亲好像也发现我的眼光,自己顺着眼光一看,发现没穿内裤的肉穴,被自
己的儿子看的一清二楚,顿时整个脸红起来,说「放下腿,母亲不搔了」,而我
将右腿整个架在我肩膀上,挺起肉棒,母亲看到我那冗起的球裤,盯的大眼直视,
我把母亲大腿往母亲身上压,用肩膀固定大腿,右手撑在地板,母亲惊慌的说
「别……别做傻事阿,乖」,我在母亲耳边说「就给我了,就一次也好,求求你」,
母亲扭动身躯,想要摆脱我的挣扎,我将母亲左腿往左扳,呈现青蛙腿姿势,用
我的左膝盖压在上头,嘴吸母亲娇唇,母亲口中尽是「呜……噜……呜……喔」
等听不清楚的语言,我舌头怎么伸就是伸不进去牙关,只好放开蜜唇,改吸舔耳
垂,母亲满脸潮红,不停的用手掌推我胸口,无奈我全身体重压在她身上,拿我
无可奈何。

  我以前就发现母亲一个秘密,就是母亲耳朵很敏感,小时候曾拿羽毛搔痒母
亲耳垂,母亲痒的整个人马上瘫软在地。如今我这么个一呼热气,一吹凉风,舌
头把那对软骨香耳,里里外外的舔钻一次,在用嘴唇含住耳唇,在口里用舌尖舌
背不停的舔,而我那嘴唇强吸而耳垂。渐渐的母亲动作越来越慢,不之是我那早
已从裤口伸出了肉棒,狂挤母亲那肉壶,还是因为耳唇的敏感导致母亲身体酥麻,
我看母亲眼神半开迷蒙,樱口微微的吐出兰气,先张口吸允母亲那娇滴滴的美唇,
跟母亲舌头缠绕的同时。

  我的左手把母亲的短裤裤口含着内裤,往右边扯开,凭着手感摸了摸那肉穴,
握住龟头,在外阴唇口慢慢送入,很慢,很慢。我不想像小说那样欺负母亲,怕
一下太快亲弄疼。先差到约三分之一,母亲的眼睛看着我,我放开母亲的嘴唇,
在耳边轻道「可以吗?怕疼我清点?」,母亲双手勾住我的脖子,语带点小生气
的说「都依你了,你都把我欺负成这样了,我还能说甚么?,我突然一个玩笑,
将剩下的三分之二猛然一次,母亲马上发出一声」嗯阿……「,缓过气咬了我的
肩膀一口说」不是说了慢点,就不听,你的这么大,又这么用力,疼死我了「。

  我在一次吻上母亲,封住他樱桃小口,不让他就继续说话,开始前后扭动腰
部,随着节奏的抽动,从快到慢,慢到快、用上小说里的九浅一深,让母亲那守
寡多年的肉穴,在这个仲夏夜晚,偷情每一刻。母亲肉壶早已经湿润十足,我没
有别的花招,就这样当那黏糊肉壁夹的我快射精时,母亲主动亲了我一口说「小
声点,外公婆在隔壁呢」,原来是我抽动时的大腿越来越大力,母亲的大腿早已
经被我拍得满腿通红,我一个双手揉捏乳球,将压着的母亲右腿的右手放开,让
母亲将双腿张开,扶助母亲柳腰,加快肉棒速度,母亲发出一长串的「阿……阿
……婀……婀……喔……阿」的呻吟长声,而在最后得几分锺里,母亲咬着下唇,
鼻腔深处一直发出「嗯……嗯」的声响,两手伸出握着我的双手,我把我的双手
手掌张开,跟母亲的两手葱白玉指,十指交握。

  此时母亲整个身子一弓,双玉美足绕过我腰围,交叉夹住,一股温热体液从
阴户里窜流而出,更加湿滑了整个肉穴阴道,此时我正好龟头酥麻到临界点,狗
公腰奋力一挺,顶到深处,一股火热浓白液体喷射而出,此时母亲整下巴抬起,
眼看天花板,肉穴不停的抖动夹挤我的阳具,母亲喉头的声音含糊不清,顿时全
身一松,瘫软在床上,而我也趴在母亲脸庞,看着那鼻头冒汗,眼神迷蒙,我跟
母亲一个长吻,拥抱缠绵至鸡鸣时刻,我才匆匆离开。

  如今在台北念书的我,翻开那本小说,笑着说小说就小说,母子乱伦怎可强
迫。而我跨下间的头部不停扭动,听那一阵又一阵的吸水声,没多久又一股浓精
宣泄而出,只见母亲站了起来,双腿张开,露出肉缝,吞了吞精液,跨坐在我大
腿上,肉棒完全没入母亲体内,一阵又一阵的呻吟声,我手捏屁股肉臀,想着母
亲下次何时才会北上,一解那思念母亲之情。

***********************************
  本来这篇打到快十二点都还没打完,不想浪费每天只有三篇的版规,所以打
至约一半又一些时,赶紧先按发表,事后在编辑补齐,没想到竟花了多一个小时,
真是对大家抱歉。从十点打到现在三小时就这样过去了,感谢大家看文,祝各位
晚安了。
***********************************

               【全文完】